Loading...
TOMMY GUERRERO

TOMMY GUERRERO

May 10, 2019

Profile

Name:
Tommy Guerrero
DOB:
1966
POB:
旧金山,美国加州
Occupation:
滑板选手,音乐人。

Fuck you精神和DIY精神是这样一种感觉,“我行我素,对于我认为绝对的事情不给与妥协”当今我们只灌输给孩子们们知识,却没有时间去培养他们的创造力。和小伙伴自由自在地玩,激发孩子的好奇心,培养勇于挑战的精神和责任感,这些在一时间都不再被强调。然而现在需要的并不是“宽松无压力”而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百分百纯粹和野性的处方。这就是被叫做Tommy Guerrero的疗法。

我的音乐基因遗传自我父亲的家庭。我和我的哥哥并没有同我的父亲或是他的家庭生活在一起。真的是基因就在那里。

我的音乐基因遗传自我父亲的家庭。我和我的哥哥并没有同我的父亲或是他的家庭生活在一起。真的是基因就在那里。我的祖父是一个爵士吉他手,而我的祖母是主唱,他们组了一个乐队。然后他们的四个儿子都是音乐家。我的父亲和三个叔叔都是音乐家。我的父亲几乎演奏过各种乐器。我听说,他们曾经在旧金山的有着古老爵士音乐传统的Fillmore地区表演过,和很多爵士乐手一起共度时光,比如像是Jimmy Smith那样杰出的艺术家。我们后来才对这段历史有了一定了解。

在我12,3岁时,哥哥和我开始玩音乐。哥哥比我大三岁半,他先是玩鼓。在他的那个乐队,我开始唱歌。那是我们第一个乐队,是个朋克摇滚乐队,紧接着我开始玩贝斯。我主要是一个贝斯手,我是玩贝斯玩大的。但是,你要知道,基因是一种会遗传的东西。基因这种东西让我们无法摆脱我们是谁的身份。幸运的是我和我的哥哥继承了音乐基因。他是一个玩得比我好得多的吉他手,不同风格的摇滚和Roll。我们组建的第一个乐队名为Jelly Kids。在Jellys Kids之后是Revenge,接下来是Free Beer。Free Beer最后一次以乐队现身是同Suicidal TendenciesAngry Samonas一起,在1984年的时候。

滑板手就像是朋克们一样。他们之间有某种共通的东西,两者能够互相理解。它们使得滑板和朋克摇滚有了同一起源,面向主流社会的那种DIY态度和‘fuck you’态度在两者中共存。

我并不是只受到一位艺术家的影响,因为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改变我的演奏风格。从演奏朋克摇滚开始,哈,我们又从头说起了。我最初的朋克摇滚的体验是在1978-79年间观看Ramones,这段经历使得我开始同我哥和朋友们开始忘我地玩朋克摇滚,为朋克摇滚所倾倒。在更早的时候当Sex Pistols来旧金山的时候,我在新闻上看到他们,受到了触动,因为他们反抗所有一切。那种态度就是一个向一切事物所出示的“fuck you”。并且作为一个小孩子,一个滑板手,它们使得滑板和朋克摇滚有了同一起源,面向主流社会的那种DIY态度和‘fuck you’态度在两者中共存。作为一个滑板手,一个少年,你还是会轻视主流社会中的东西,它们没有价值。

之后朋克摇滚也是这样登场。很多人就是反抗,他们并没有真正地去学如何地演奏乐器,他们只是开始玩音乐。不过那也自然。通过音乐人们表达出他们所有的情绪和感受,无处可去的愤怒,某个瞬间感受到的情感。一起都来源于欧洲,英国那边正在流行些什么,就会传到美国来。1980年,80年代发生了很多事,那个时代确实有某种号召力。这真的只在某些特定的人群中产生共鸣,滑板手就像是朋克们一样。他们之间有某种共通的东西,两者能够互相理解。

同时在80年代早期Hip-hop登场的时候,我受到了很大的震撼。在音乐的创作上,Hip-hop也是在什么都没有的基础上去做出一些东西来,这点和朋克摇滚很相似。

朋克形成了我的大部分DIY精神,促使我去玩乐队和制作音乐,一开始只是拿起乐器开始弹奏,然后渐渐地成长为能够谈几个小时贝斯的音乐家。朋克摇滚并不是一种进步的过程,更多是在于信息,作为转递信息的媒介。从那时开始,作为一个音乐家,我想要进步,我想要学习不同种类的音乐,更具有挑战性的东西。

之后我开始更多地接触金属摇滚,那个时候金属摇滚是诸如Black Sabbath这种风格的乐队,以及Motorhead。那时我是RushGeddy Lee的超级粉丝,试着演奏了各种特别疯狂的贝斯。接下来在80年代早期,Hip-hop进入了我的生活。我曾听了各种类型的音乐-朋克,很多新潮流的东西,像是The Cure, Joy DivisionNew Order。同时在80年代早期Hip-hop登场的时候,我受到了很大的震撼。在音乐的创作上,Hip-hop也是在什么都没有的基础上去做出一些东西来,这点和朋克摇滚很相似。用转盘从几张唱片中截取的几秒片段来制造那个瞬间,加上节拍的巧妙处理来呈现不同的音乐元素。这真是划时代的东西。Rap也是传递信息的手段,朋克摇滚也是。毫无疑问,朋克和Hip-hop影响了我的感知。因为我自己是贝斯手,就更加地倾心于韵律。所有的节拍都以Hip-hop以及更加朋克的方式在吸引着我。

我喜欢将各种素材打散组合,制作出完全不同类型的音乐。

我喜欢将各种素材打散组合,制作出完全不同类型的音乐。从1991年起我开始使用采样器和各种器材来作出节奏。用自己弹奏的贝斯或是吉他来取样使其反复播放。我也制作给说唱歌手用的节拍,但是不怎么成功。我同很多说唱歌手的朋友一起制作,但是真的都不成功。我保存有所有这些节拍,伴奏节拍,有时和着吉他我会放些吉他伴奏来,节拍就会变得很不一样。

如果要列举出哪个乐队特别影响了我,我可以说出很多,我可以做一个分隔,从早期的我非常喜欢的rock ‘n’ roll, Sex Pistols和那些英国的朋克,Stiff Little FingersBuzzcocks,到后来我开始更喜欢美式朋克,我成长于加州,那里有很多伟大的朋克乐队,接着又到金属摇滚,接着又到Hip-hop。有一张唱片我爱得全心全意,那就是Eric B. & Rakim。那感觉让人难以置信,那就好像是从来没有过的风格,Raki的风格,那种节拍,所有的所有。他在一股Rap的新浪潮的引导下,变得比起人们都喜爱的Kurtis Blow更有思想。从Eric B.&Rakim, Public EnemyKRS-One,接着到Gang Starr,接着到Tribe Called Quest,他们采样的方式,譬如他们那种音像拼贴,那种大杂烩式的制作节拍的方法都影响到我。从不同的地方拿到那些彼此独立的元素,来制造出一个新风格的音乐。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