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NARUKIYO YOSHIDA Item related to NARUKIYO YOSHIDA

NARUKIYO YOSHIDA

February 28, 2016

Profile

Name:
吉田成清
DOB:
1972
POB:
福岡, 日本
Occupation:
師傅

居酒屋「Narukiyo」位於東京青山的小巷裡。 店鋪雖然連官方主頁都沒有,店內卻聚集了不同國藉,各式各樣的藝術家與業界人士,人才濟濟。 身兼廚師及店主的吉田成清先生不論是30年代文化,音樂,電影,至俄羅斯前衛派都十分熟悉。 他做的料理同時展現了日本的風土,「和」的思想與藝術性,美味得令人驚訝。 令客人不只單純品嚐料理,還會令他們思考人生的各種吧。

不追求流行的多花樣,只需簡單認真對待美味,酷的東西。因為只做單純的事,才會有Narukiyo的存在吧。

我想10年後還會貫徹著現有的風格與文化吧。 比我們年輕的人對這樣的文化的價值觀都不是在以非常快的速度消失嗎? 不追求流行的多花樣,只需簡單認真對待美味,酷的東西。 因為只做單純的事,才會有Narukiya的存在吧。 與其說「吃飯」,可能說「喝茶」會更適合。 感覺上現在可以坐下來與別人長時間交流的座席正逐漸減少。 雖然不單純是喝茶,但在那環境下有背景音樂播放著,放著報紙或黃色書籍,讓熟客拿上手打發時間。 即使是現今節奏急促的年代,2小時左右從容的時間應該還是有吧。 我想喝茶就是那麼樣的文化。 我們生活於便利的現代,因為各種情報交集,變得常以先入為主的態度看事物。 以搜尋餐廳為例,這邊的員工都說也許在日本只有我們餐廳不設網頁。 「這樣的店用不著介紹吧?」,但之後看到類似的東西又會覺得這可以吸引新的客人。 可能是因為東京的關係吧。

飲食已變成時尚的一環是不爭的事實。我卻覺得這樣會浪費了師傅們的專長。

飲食在不經不覺間變成了時尚文化呢。 雜誌的最後幾頁必定會記載餐廳或咖啡廳等關於美食的文章。 我們當初開店的時候完全沒這回事。現在食物卻漸漸變成了娛樂的一部分。 餐廳本來收了客人的錢就要提供好的食物,現在更要做出「大家都追求的東西」。 為此我們能夠做的是透過背景音樂,容器去表現自我風格。 畢竟我們又會造容器,又會燒製玻璃。 好吃與不好吃,好看與不好看,就只有2種可能性。 既然創造出一種風格就必然會有適合與不適合的人。 就像時裝界,既有平實的,又有雙色調的。既有Mode路線,又有嶄新感覺的種類一樣。 食物現在也已經變得像藝術品般被看待了。 事實上飲食文化亦已變成潮流的一部分呢。 我卻覺得反而會浪費了師傅們的專長。 以前不需任何頭銜,但現在如果不對外宣傳,就會影響到客人的數量。 我有時候會覺得為何好的東西不暢銷,反而那樣的店舖會流行起來呢? 不過那就是時尚的影響吧。可能有美女站在櫃台也說不定呢。(笑聲) 現在正逐漸變成那樣的時代吧。

與其對吃產生興趣,倒不如從食物中感受到浪漫。「交給成清先生做!」的一句話,就代表整個晚上交給我負責了。

與其對吃產生興趣,倒不如從食物中感受到浪漫。 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飲食習慣,如女朋友,同學,學長學姐等等,如果擁有能自己發辦菜式的店,例如意大利菜或法國菜的餐廳就最好不過了。 我們餐廳每晚就像電視頻道般,以1號桌到6號桌從NHK至TBS都看一遍的感覺來經營。 既嚮往高級餐廳,但又覺得有接待客人的仲居(於旅館或餐廳接待客人的女性)的餐廳也不錯, 我曾經遇過那樣經營餐廳的人,於星就產生了要做那般平易近人的居酒屋。想要做B級中的第一。 我的想法啊,雖然在各種地方都想成為第一,但從旁人眼中看來居酒屋啊,割烹,料亭等等都只不過餐廳的不同叫法而已吧。 因為以前被雇用的隱蔽小店較為開通,所以東京的厲害之處跟人與事都看過了。 果然東京就是不一樣,能體驗在鄉郊不能體驗的事情。交給某人晚上的工作就代表那人被看重了。「交給成清先生做!」的一句話,就代表把整個晚上交給我負責了。 雖然不論做什麼菜都不會被罵,但要用腦袋想啊。 因為不想每天重複做同樣的東西,才會想記住新的東西。 我真的不會覺得厭倦,很樂在其中。 很感謝父母,在食堂為我鋪的路。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