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HAK Item related to MHAK

MHAK

October 14, 2017

Profile

Name:
MHAK as MASAHIRO AKUTAGAWA
DOB:
1981
POB:
會津若松,日本
Occupation:
油畫家 / 藝術家

MOKOMOKO雖會進化,但它的精神卻不變。MHAK是位正活躍于世界舞台的會津若松男兒,這位藝術家的腦海中,只存在著摸索要如何才能忠于自己的構思,除此之外別無他想。而透過隱藏在出自他筆下,了無生機的MOKOMOKO的情操表現出的「人心」,就是畫家的尋覓的答案。「透過繪畫,帶出超脫畫作的訊息」,不管是當下或未來,也沒有人或事能動搖這股鋼鐵般的信念。
**MOKOMOKO是他的代表作。

從小到大父親都是一個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人,我真的覺得他非常厲害。當將來我有了孩子的話,我也會想成爲像他那般的父親呢。

少年時代的我,是個愛滑雪,打棒球,又會四處遊山玩水的好動少年。雖然也愛畫畫,但可以選擇的還是會走到外面玩樂吧。直到成爲中學生後,才慢慢對服飾産生興趣,其後興趣更廣闊至裝潢擺設和家具。升上高中後,我對室內擺設的興趣越來越濃厚,開始向往Mid-Century Modern,這亦令我認識了一衆設計師。作爲中學生的我當然買不起,所以只能夠一直抱著憧憬度過整個青春時代。直至18歲那年我來到東京後,有了獨立經濟能力,才終于能逐點逐點買到一直以來都覺得夢寐以求的商品。與此同時,我亦結識了一班與自己有共同嗜好的夥伴。

從小到大父親都是一個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人,我真的覺得他非常厲害。雖然論專門知識的話當然還是現在的我比較熟悉,但以前的他就是不論甚麽都比我知得多,比我做得好,所以他一直都是我十分仰慕的對象。當將來我有了孩子的話,我也會想成爲像他那般的父親呢。

我的目光卻慢慢從服裝轉投到繪畫一事上。周遭的同學都很賞識我的作品,他們的評價令我漸漸對自己的畫作產生了自信,也間接成為了我立志往後要當畫家的契機。

一直都很盼望能從事與服飾有關的工作,所以我就以入讀文化服裝學院爲目標。只不過我高中時期的上課日數不達標,連報讀的資格也沒有呢(笑聲)。但我並沒有因此放棄,反而是轉投其他專門學校。正如俗語「近朱者赤」所說,在東京就讀的專門學校內聚集了很多嗜好相似的同學,加上東京的信息流轉得很快,想要買的都能瞬速到手,這種感覺既新鮮又令人雀躍。另一方面,心裏那股不想被周遭看低鄉郊城市出身的動力,也使我更加倍努力地戒掉方言口音,真的是拼了老命地在學習標准語的口音呢(笑聲)。明明專門學校內應該有很多同是來自鄉鎮的學生,但大家卻都能半點也不流露出鄉郊感。可能是因爲時裝專門學校的關系,大家都很執著于不要被周遭的人看輕吧(笑聲)。

我雖然在服飾專門學校度過了3年學生歲月,但在第3年的時候,我的目光卻慢慢從服裝轉投到繪畫一事上。周遭的同學都很賞識我的作品,他們的評價令我漸漸對自己的畫作產生了自信,也間接成為了我立志往後要當畫家的契機。若沒有了這群好夥伴,我相信我也不會投身繪畫這個行業吧。即使到了現在,我跟那時的同學關係依然很要好,有時又會有一同工作的機會,個人而言他們都是我很珍貴的財產,是第一批肯定了我繪畫價值的知己。

那是個還是注重銷情多于型格的時代,像當時我從事的品牌的立場就跟我很不符,但我就是非常討厭這種取向,難道他們不會覺得毫無個人風格嗎?與其以自覺型格的東西決一勝負,主流還是會因爲單純一個大標志的産品更暢銷而選擇後者。

我有曾經到過成衣公司上班哦,所以還是有經曆過夾在機構內的滋味。嘛,那是個還是注重銷情多于型格的時代,像當時我從事的品牌的立場就跟我很不符,但我就是非常討厭這種取向,難道他們不會覺得毫無個人風格嗎?與其以自覺型格的東西決一勝負,主流還是會因爲單純一個大標志的産品更暢銷而選擇後者。我領悟到在這種隨波逐流的氛圍下工作根本不會令自身有所成長,所以最終選擇了辭職。當時的想法就是「要做個人認爲有型,自己想做的事,就唯有自立門戶了。」,現在回看也太膚淺了吧(笑聲)。

一路匆忙走來,我曾經跟父母親許下過「若是到了三十歲仍捱不出頭的話就會放棄」的承諾。當手上了無資金的時候,我還甚至特地在手肘下方弄了個刺青,以表明只走這條路的決定,順道又可以提醒自己已經過不了普通的生活(笑聲)。剛起步的時候就大概只有靠著設計服飾時認識的前輩或朋友的提攜過活,完全搞不懂做些甚麽才能賺錢,所以就決定先從與人接觸這點開始,培養出跑夜場的習慣。在夜場露面的時光,讓我先後遇上了幾位當時負責籌劃現場表演的面孔,與他們合作多了,社交圈子就這麽擴闊起來了。當然,那個時候我已經有在畫MOKOMOKO,即使不像是現時這種景況,但畫的時候也是心裏一直希望能夠讓更多人認識到自己的存在。雖然今後它的外觀應該仍會不斷變化,但是MOKOMOKO的本質是永遠都不變的。

我一直以來都只是憑著毫無根據的自信活過來,就連艱苦的時候也總算撐過來了,所以思想是非常正面的。聽起來可能有點天真,但大概就是憑著這種精神奮勇向前,才會有現在的成果吧。

最困擾的應該是付不起房租一事吧(笑聲)。當時身上背負著無法還清的貸款,實在是爲家人,兄弟以及當時的女友帶來了極大的麻煩,根本數不清被訓斥過多少次要動手找一份正當工作了…無可否認,那時真的是過不了生活,他們說得一點都沒錯(笑聲),不過我還是每次都響應「絕對沒問題的,你們等著瞧吧」(笑聲)。我一直以來都只是憑著毫無根據的自信活過來,就連艱苦的時候也總算撐過來了,所以思想是非常正面的。聽起來可能有點天真,但大概就是憑著這種精神奮勇向前,才會有現在的成果吧。雖然說不出實際年份,但我也大概是20歲後期才變得能靠著本業維持生計的。與那時候的自己相比,當然是現在活得更從容,但今後還是有可能會突然失去所有工作邀約的啊。還有很多待我處理的事情,所以仍不可以滿足于現狀。嘛,像我這種職種的人,大概一生也不會感到滿足吧(笑聲)。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