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HAJIME SORAYAMA

HAJIME SORAYAMA

September 17, 2016

我只会画会受欢迎的东西。我是以会不会受欢迎的标准来选角的。

就像拟饵般也是这样逐点逐点探索,有反应后才做吧。 我只会画会受欢迎的东西。 我是以会不会受欢迎的标准来选角的。 就像拟饵般也是这样逐点逐点探索,有反应后才做吧。 搞不懂啊。虽然30, 40年来我一直都是自信地跟着大方向走,但10年前开始世间经济就变得不景气了。 果然只能靠卖收藏品, 原创商品来赚钱,原稿费只有往时的百分之一左右。 以前只要画一册就能收到现今上班一族5年份量薪水的稿费,是个非比寻常的时代。 与其透过作品表达自己的本质,我反而更加希望为粉丝们提供消闲娱乐。

即使明知道难以出头但仍然坚持做,就是因为持续在做喜欢的事才找到自己的定位。搞清楚自己想做的事的时候才开始就已经太迟了。

说什么努力,在你想要努力的时候就代表你没有才能了,直接放弃比较好。 辛苦的事根本就不存在,只要不做辛苦的事不就好了。 我一直画画完全不辛苦,因为既是喜欢做的事,又知道自己有才能。 40多年前还没有色情刊物的时候,即使明知道难以出头但我还是继续在画,因为我就是感兴趣。 随着社会慢慢开始接受,出现露毛写真跟封上胶袋的色情书,其他人那时候才真正站到起跑在线啊, 而我却已经准备妥当,有几百份作品在手,就已经赢在起跑在线了。 收到Penthouse邀请的时候,随便一找就已经能交出几百样作品,他们也根本没有预期过会有这么多。 然后就10年的连载就决定下来了。 要是在那时候才开始画的话已经太迟了,正正因为我一直都在做我喜欢的事才找到自己的定位。 做自己不喜欢的事的话本人也不好过吧。

学校的老师跟校长都只会说客套话。

学校的老师跟校长都只会说客套话。 我还在插画家协会的时候,曾经有人提议过为了巩固插画家们的实力,提议在每个县都举办比赛以便发掘乡村的有能之士。 我就这么说:「不可能会有有能之士在北海道之类的乡郊吧?有的话早就被发现了。」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坚持「我们应该向那些人伸出援手啊」,我就想「你才是应该被帮助的人吧,蠢材」。(笑声) 那时候协会的人还说要发行年鉴,而且还要公平地每个人都要分到1页, 吉田Katsu先生就说「1人1页才不公平!我分到10页而你的只有名片般的大小才叫公平!」(笑声) 我就说「太好了!那些名片大小的人又没有机遇,又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骰子大小就可以了!」(笑声)

※吉田Katsu(1939年11月 – 2011年12月18日)
日本的插画家。 负责设计「女税服员2」(伊丹十三监制)的海报图像, 富士产经集团的标记「眼球标志」的插画家。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