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AKIRA BLAKE-KIKUCHI / Pan Records / Pre War Blues Laboratories

AKIRA BLAKE-KIKUCHI
Pan Records / Pre War Blues Laboratories

February 15, 2019

Profile

Name:
菊地明 / Pan Records / Pre War Blues Laboratories
DOB:
1968
POB:
千葉縣
Occupation:
藍調吉他手 / 布魯斯研究員

我們聽的音樂,是真實的音嗎?通常人們所知的唱片轉數有三種:33rpm也就是一分鍾(per minute)轉33圈(Rotations)的LP盤,45rpm的EP盤,78rpm的SP盤。一直以來我們隻能無條件地聽這種轉數的唱片。如果這轉數並不正確的話我們又該怎麽辦呢?有一個機構,他們收集分析當時的機器和情報,複原唱片轉數,傳遞真實的演奏和音色。那就是菊地明帶領的“戰前藍調音源研究所”。聽那些複原後的音樂很讓人震撼。在交叉路口(Crossroad)中同惡魔做了交易的Robert Johnson那超人的聲音令人複活了。人們是想要感受真實的演奏。人類是具有感受性的生物。隻用一個話筒所集音的非立體音的錄音,是將所有的音色都在正中央所濃縮的音色的,很有多樣性和活力的。即使有失誤也沒關係,就那樣一氣嗬成的錄音。不論技術如何進化,都無法匹敵以前的音。一味地追求效率不是反而讓音樂退化了嗎?任何一個時代,音樂都是這樣與我們進行著碰撞。音樂的原點毫無疑問是現場演奏。那麽就讓我們出發去進行感受真正的‘音’那激動人心的旅程吧。

Restore before:
Restored sound:

戰前藍調音源研究所(Pre-War Blues Laboratories) 檔案

研究驗證以1920~30年代為中心的美國音樂史(唱片音源)的機構。特別是以藍調為中心的SP盤(78rpm)時代的唱片音樂的複原工作,資料收集以及驗證,目的是將這些成果共享。公開了老式吉他以及吉他弦的製造商曆史資料解說,以及唱片錄音轉速的研究內容等材料。研究所有著獨自的Fret Pitch理論,Trace Pitch理論,Half Step Magic等,也有Blind Blake驗證,Charley Patton驗證,Robert Johnson驗證等,以研究所所員作為演奏家去看待這些音樂家,公開了至今沒有過從觀點到分析等新的信息。稱呼錯誤播放音源速度的“ハヤマワシ(快放)”的片假名標識也廣泛流傳開了。研究所的成果在國內外都受到了很高的評價。是對那些喜愛音樂,對爵士藍調等民族音樂類型音樂 “有興趣”“想了解真正的演奏”“想感受真實的音樂”的人們來說最好的贈品。(戰前藍調音樂研究所網站拔萃)

初一因為生病入院時,聽到了廣播裏播放Anarchy的《Not Satisfied》.這該怎麽形容呢!?對於單詞的影響是非常吃驚的。

自己對音樂最初的衝動,是來源於小學時音樂課的無聊(笑聲)。這種無聊使得當朋克音樂一下子進入的時候,我立刻感受到了“就是它了”。先是在小學時學的10孔的口琴(所謂的布魯斯口琴)不會壓音的話就發不出半音,不會超吹的話就出不來旋律。這種無聊的東西就被教作是音樂。我很討厭我們被評價學不會這個,演奏不了音樂(笑聲)。現在想來老師們也不會壓音也不會超吹。

*壓音:
口琴演奏方法的一種,使調降低的一種技巧。通過吸氣壓音使調下降,也有通過呼氣使調下降的方法。

*超吹:
口琴演奏方法的一種。在兩個孔(或者三個孔)上吸氣呼氣來製造旋律。

初一因為生病入院時,聽到了廣播裏播放Anarchy的《Not Satisfied》.這該怎麽形容呢!?我驚訝於詞匯的影響力。音樂上的技巧不高,很容易就能明白。但是那種力量,表達出的針對什麽爆發出的情感。這樣一來我就開始在意,這到底是聽了什麽才能開始演奏出這樣的音樂呢?是英國的朋克樂隊,Sex Pistols!原來如此。他們是聽了這個才開始演奏出這樣的音樂的。那麽Sex Pistols他們又是聽了什麽呢?就這樣一步步地尋回去,追到了節奏藍調,最後到了戰前藍調。是反基督者呢,我問英語老師。菊地:“請翻譯Anarchy in the UK的歌詞!”老師:“菊地君啊,這種東西沒必要學!”老師這樣說著,完全沒有給我翻譯(笑聲)。

初二的時候我穿著學生製服去了Anarchy的演唱會。隻在雜誌上見過的人就坐在我的麵前。我很高興地去和他們搭話,“嘿,初中生來了”他們給我簽了名。我覺得這些人很好。無法很好地表達出來的東西,和普通的人去說的話就會變成一個麻煩的事情,就隻能通過音樂唱出來了。當我被音樂捕獲時,我內心深處有種被震撼到的感覺。在那一瞬,我感覺自己成為了那一部分。走向那兒,我就會與其融為一體。我感到對於一個生命來講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從那之後,我就對音樂和吉他著了迷。第一個入手的吉他是在我住院期間買的Stratocaster。初一對音樂著迷,初二開始彈吉他彈了三個月就登上舞台。我每天都在彈吉他。早晨一起來就躺在那兒彈,去一下廁所然後接著彈,吃過飯彈,去了學校午間休息又彈,從學校回來也一直在彈,一直彈到睡覺為止,就是那樣的每一天。那時我想靠吉他吃飯,除了這個我就沒有過別的打算了(笑聲)音樂一定是我內在的基本吧。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