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NARUKIYO YOSHIDA Item related to NARUKIYO YOSHIDA

NARUKIYO YOSHIDA

February 28, 2016

Profile

Name:
吉田成清
DOB:
1972
POB:
福岡, 日本
Occupation:
師傅

居酒屋「Narukiyo」位于东京青山的小巷里。 店铺虽然连官方主页都没有,店内却聚集了不同国藉,各式各样的艺术家与业界人士,人才济济。 身兼厨师及店主的吉田成清先生不论是30年代文化,音乐,电影,至俄罗斯前卫派都十分熟悉。 他做的料理同时展现了日本的风土,「和」的思想与艺术性,美味得令人惊讶。 令客人不只单纯品尝料理,还会令他们思考人生的各种吧。

不追求流行的多花样,只需简单认真对待美味、酷的东西。因为只做单纯的事,才会有Narukiyo的存在吧。

我想10年后还会贯彻着现有的风格与文化吧。 比我们年轻的人对这样的文化的价值观都不是在以非常快的速度消失吗? 不追求流行的多花样,只需简单认真对待美味、酷的东西。 因为只做单纯的事,才会有Narukiya的存在吧。 与其说「吃饭」,可能说「喝茶」会更适合。 感觉上现在可以坐下来与别人长时间交流的座席正逐渐减少。 虽然不单纯是喝茶,但在那环境下有背景音乐播放着,放着报纸或黄色书籍,让熟客拿上手打发时间。 即使是现今节奏急促的年代,2小时左右从容的时间应该还是有吧。 我想喝茶就是那么样的文化。 我们生活于便利的现代,因为各种情报交集,变得常以先入为主的态度看事物。 以搜寻餐厅为例,这边的员工都说也许在日本只有我们餐厅不设网页。 「这样的店用不着介绍吧?」,但之后看到类似的东西又会觉得这可以吸引新的客人。 可能是因为东京的关系吧。

饮食已变成时尚的一环是不争的事实。我却觉得这样会浪费了师傅们的专长。

饮食在不经不觉间变成了时尚文化呢。 杂志的最后几页必定会记载餐厅或咖啡厅等关于美食的文章。 我们当初开店的时候完全没这回事。现在食物却渐渐变成了娱乐的一部分。 餐厅本来收了客人的钱就要提供好的食物,现在更要做出「大家都追求的东西」。 为此我们能够做的是透过背景音乐,容器去表现自我风格。 毕竟我们又会造容器,又会烧制玻璃。 好吃与不好吃,好看与不好看,就只有2种可能性。 既然创造出一种风格就必然会有适合与不适合的人。 就像时装界,既有平实的,又有双色调的。既有Mode路线,又有崭新感觉的种类一样。 食物现在也已经变得像艺术品般被看待了。 事实上饮食文化亦已变成潮流的一部分呢。 我却觉得反而会浪费了师傅们的专长。 以前不需任何头衔,但现在如果不对外宣传,就会影响到客人的数量。 我有时候会觉得为何好的东西不畅销,反而那样的店铺会流行起来呢? 不过那就是时尚的影响吧。可能有美女站在柜台也说不定呢。(笑声) 现在正逐渐变成那样的时代吧。

与其对吃产生兴趣,倒不如从食物中感受到浪漫。「交给成清先生做!」的一句话,就代表整个晚上交给我负责了。

与其对吃产生兴趣,倒不如从食物中感受到浪漫。 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饮食习惯,如女朋友,同学,学长学姐等等,如果拥有能自己发办菜式的店,例如意大利菜或法国菜的餐厅就最好不过了。 我们餐厅每晚就像电视频道般,以1号桌到6号桌从NHK至TBS都看一遍的感觉来经营。 既向往高级餐厅,但又觉得有接待客人的仲居(于旅馆或餐厅接待客人的女性)的餐厅也不错, 我曾经遇过那样经营餐厅的人,于星就产生了要做那般平易近人的居酒屋。想要做B级中的第一。 我的想法啊,虽然在各种地方都想成为第一,但从旁人眼中看来居酒屋啊,割烹,料亭等等都只不过餐厅的不同叫法而已吧。 因为以前被雇用的隐蔽小店较为开通,所以东京的厉害之处跟人与事都看过了。 果然东京就是不一样,能体验在乡郊不能体验的事情。交给某人晚上的工作就代表那人被看重了。「交给成清先生做!」的一句话,就代表把整个晚上交给我负责了。 虽然不论做什么菜都不会被骂,但要用脑袋想啊。 因为不想每天重复做同样的东西,才会想记住新的东西。 我真的不会觉得厌倦,很乐在其中。 很感谢父母,在食堂为我铺的路。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