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HAK Item related to MHAK

MHAK

October 14, 2017

Profile

Name:
MHAK as MASAHIRO AKUTAGAWA
DOB:
1981
POB:
會津若松,日本
Occupation:
油画家 / 艺术家

MOKOMOKO虽会进化,但它的精神却不变。MHAK是位正活跃于世界舞台的会津若松男儿,这位艺术家的脑海中,只存在着摸索要如何才能忠于自己的构思,除此之外别无他想。而透过隐藏在出自他笔下,了无生机的MOKOMOKO的情操表现出的「人心」,就是画家的寻觅的答案。「透过绘画,带出超脱画作的讯息」,不管是当下或未来,也没有人或事能动摇这股钢铁般的信念。
**MOKOMOKO是他的代表作。

从小到大父亲都是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人,我真的觉得他非常厉害。当将来我有了孩子的话,我也会想成为像他那般的父亲呢。

少年时代的我,是个爱滑雪,打棒球,又会四处游山玩水的好动少年。虽然也爱画画,但可以选择的还是会走到外面玩乐吧。直到成为中学生后,才慢慢对服饰产生兴趣,其后兴趣更广阔至装潢摆设和家具。升上高中后,我对室内摆设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开始向往Mid-Century Modern,这亦令我认识了一众设计师。作为中学生的我当然买不起,所以只能够一直抱着憧憬度过整个青春时代。直至18岁那年我来到东京后,有了独立经济能力,才终于能逐点逐点买到一直以来都觉得梦寐以求的商品。与此同时,我亦结识了一班与自己有共同嗜好的伙伴。

从小到大父亲都是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人,我真的觉得他非常厉害。虽然论专门知识的话当然还是现在的我比较熟悉,但以前的他就是不论甚么都比我知得多,比我做得好,所以他一直都是我十分仰慕的对象。当将来我有了孩子的话,我也会想成为像他那般的父亲呢。

我的目光却慢慢从服装转投到绘画一事上。周遭的同学都很赏识我的作品,他们的评价令我渐渐对自己的画作產生了自信,也间接成為了我立志往后要当画家的契机。

一直都很盼望能从事与服饰有关的工作,所以我就以入读文化服装学院为目标。只不过我高中时期的上课日数不达标,连报读的资格也没有呢(笑声)。但我并没有因此放弃,反而是转投其他专门学校。正如俗语「近朱者赤」所说,在东京就读的专门学校内聚集了很多嗜好相似的同学,加上东京的信息流转得很快,想要买的都能瞬速到手,这种感觉既新鲜又令人雀跃。另一方面,心里那股不想被周遭看低乡郊城市出身的动力,也使我更加倍努力地戒掉方言口音,真的是拼了老命地在学习标准语的口音呢(笑声)。明明专门学校内应该有很多同是来自乡镇的学生,但大家却都能半点也不流露出乡郊感。可能是因为时装专门学校的关系,大家都很执着于不要被周遭的人看轻吧(笑声)。

我虽然在服饰专门学校度过了3年学生岁月,但在第3年的时候,我的目光却慢慢从服装转投到绘画一事上。周遭的同学都很赏识我的作品,他们的评价令我渐渐对自己的画作產生了自信,也间接成為了我立志往后要当画家的契机。若没有了这群好伙伴,我相信我也不会投身绘画这个行业吧。即使到了现在,我跟那时的同学关係依然很要好,有时又会有一同工作的机会,个人而言他们都是我很珍贵的财產,是第一批肯定了我绘画价值的知己。

那是个还是注重销情多于型格的时代,像当时我从事的品牌的立场就跟我很不符,但我就是非常讨厌这种取向,难道他们不会觉得毫无个人风格吗?与其以自觉型格的东西决一胜负,主流还是会因为单纯一个大标志的产品更畅销而选择后者。

我有曾经到过成衣公司上班哦,所以还是有经历过夹在机构内的滋味。嘛,那是个还是注重销情多于型格的时代,像当时我从事的品牌的立场就跟我很不符,但我就是非常讨厌这种取向,难道他们不会觉得毫无个人风格吗?与其以自觉型格的东西决一胜负,主流还是会因为单纯一个大标志的产品更畅销而选择后者。我领悟到在这种随波逐流的氛围下工作根本不会令自身有所成长,所以最终选择了辞职。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做个人认为有型,自己想做的事,就唯有自立门户了。」,现在回看也太肤浅了吧(笑声)。

一路匆忙走来,我曾经跟父母亲许下过「若是到了叁十岁仍捱不出头的话就会放弃」的承诺。当手上了无资金的时候,我还甚至特地在手肘下方弄了个刺青,以表明只走这条路的决定,顺道又可以提醒自己已经过不了普通的生活(笑声)。刚起步的时候就大概只有靠着设计服饰时认识的前辈或朋友的提携过活,完全搞不懂做些甚么才能赚钱,所以就决定先从与人接触这点开始,培养出跑夜场的习惯。在夜场露面的时光,让我先后遇上了几位当时负责筹划现场表演的面孔,与他们合作多了,社交圈子就这么扩阔起来了。当然,那个时候我已经有在画MOKOMOKO,即使不像是现时这种景况,但画的时候也是心里一直希望能够让更多人认识到自己的存在。虽然今后它的外观应该仍会不断变化,但是MOKOMOKO的本质是永远都不变的。

我一直以来都只是凭着毫无根据的自信活过来,就连艰苦的时候也总算撑过来了,所以思想是非常正面的。听起来可能有点天真,但大概就是凭着这种精神奋勇向前,才会有现在的成果吧。

最困扰的应该是付不起房租一事吧(笑声)。当时身上背负着无法还清的贷款,实在是为家人,兄弟以及当时的女友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根本数不清被训斥过多少次要动手找一份正当工作了…无可否认,那时真的是过不了生活,他们说得一点都没错(笑声),不过我还是每次都响应「绝对没问题的,你们等着瞧吧」(笑声)。我一直以来都只是凭着毫无根据的自信活过来,就连艰苦的时候也总算撑过来了,所以思想是非常正面的。听起来可能有点天真,但大概就是凭着这种精神奋勇向前,才会有现在的成果吧。虽然说不出实际年份,但我也大概是20岁后期才变得能靠着本业维持生计的。与那时候的自己相比,当然是现在活得更从容,但今后还是有可能会突然失去所有工作邀约的啊。还有很多待我处理的事情,所以仍不可以满足于现状。嘛,像我这种职种的人,大概一生也不会感到满足吧(笑声)。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