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YASUMASA YONEHARA

YASUMASA YONEHARA

June 3, 2017

我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只要任由这两个词语自然而然发扬开去,就绝对会流行起来。我啊,来到东京後会想东想西,把自己调节成真正的东京人,其实是很擅长灵通的哦。

在《smart girls》上连载的「随处都要SNAP」後来作为一本用拍立得拍成的写真集推出了市面。因为销量很好造成很大的话题,後来还有人邀请我不如办个展览。不过我就觉得用普通的拍立得照片办展览不太有趣,於是就将稍微改变一下排列方式,把照片排列得像个拼图般,对方觉得这样装饰挺不错的就决定要办展览了。需知道我是42岁才真正投身摄影师行列的哦(笑声)。在那之前只不过是个编辑,虽然我现时仍是把这份职业当作是编辑工作的延伸呢。「自拍」呀「鬼脸」都是《egg》的时候就有在做的题材。与其说「拍张自己的照片-」丶「搞鬼的表情-」,倒不如由我自创几个更方便女高中生使用的词语,才有了「自拍」跟「鬼脸」的出现。在落笔的阶段,我就已经认为是一定会流行起来的哦。後来为了向别人炫耀我是发起人,於是就像在搜查犯人罪证似的,四出探访查探到底这个时期有没有人在用这两个词语呢(笑声)。我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只要任由这两个词语自然而然发扬开去,就绝对会流行起来。我啊,来到东京後会想东想西,把自己调节成真正的东京人,其实是很擅长灵通的哦。我经常都会当自己是一名17岁女生,其实就是要站在同一世代的角度出发,思考怎样才是同辈觉得够酷的事。不是要回想自己17岁之时哦,而是57岁的我要以当今17岁的年轻人的思考方式出发才行。

即使里原宿把美国文化发扬光大,同时间也需有「编辑力」在背後发挥所能大力支持。这种高度的编辑能力,正正就是日本的厉害之处。 

90年代的里原宿是个非常美好的年代。虽然我跟里原宿的女生感情都很要好,但就是没有看中当中的女生,所以就没有将之发展至工作层面上。Dice&Dice当初找来FUTURA合作的时候,我就已经跟他当了好朋友,他还特地为我一个人画了个带小鸡鸡的宇宙人送给我呢。那时候我还试过把FUTURA带去小辣妹的派对(笑声)。我俩尽是在做些奇怪事。有外国人来的时候就更想带他们看看最真实的日本,带他们去一些大概只有喜爱打扮的日本人才会去的地方,就连当时外国人会被不平等对待的卡拉OK也有经常带他们去呢。

即使里原宿把美国文化发扬光大,同时间也需有「编辑力」背後发挥所能大力支持。为迎合自己的定位而缩小规模丶或是选用更优质的素材追求更好的结果等等,这种高度的编辑能力,正正就是日本的厉害之处。我经常都会跟人讨论亚洲与日本的差异,结论就是中国丶韩国或其他国家虽然都会做相当类近原作的复制品,但就永远无法超越原着。相反日本,虽然一开始也会复制,但就会在不知不觉间超越单纯复制,甚至做出一些远比超越复制更厉害的成果。我认为这就是日本人的才能。就像那个年代的里原宿引入的HIP HOP或滑板等多种文化,最终不都演变成比原有文化更进步吗?。接纳全盘事物并将之全部优化,果然是作为佛教国家的日本的特色啊。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