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YASUMASA YONEHARA

YASUMASA YONEHARA

June 3, 2017

中國人一早已經看穿「要在世界舞台決勝負的話,就不能沒有地道文化」這個道理,並且已經在這方面努力著手了。相反,日本不單早已把這種想法拋諸腦後。而且還在不斷捨棄文化,為此我是感到十分憂心的。

看到現今的日本正在不斷抹殺文化,我是真的有點擔心今後將會變成怎樣呢。中國不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把文化全都拋棄清光嗎?不知道天安門事件的80、90、00年代出生的中國年輕一輩,在當地被稱作「新人類」,就是因為他們在中國資本主義制度經濟下成長,腦海中不存在共產主義的意識。當這班人思考自己到底有何不足的時候,才驚覺他們之間原來不存在著文化。而他們可以做的,就是從別的地方引入文化。「沒有的話,就完整地帶過來吧!」,這種想法其實是跟戰後的日本一模一樣的。中國人現正處於拼命研究文化的階段,而他們現在所做的,正正就跟日本於戰後,按自己的一套融匯各國文化的做法非常類近。日本人的融匯能力之高,不是優越得連意大利人都會對日本人所做的意大利料理感到喜出望外嗎?所以,中國人一早已經看穿「要在世界舞台決勝負的話,就不能沒有地道文化」這個道理,並且已經在這方面努力著手了。相反,日本不單早已把這種想法拋諸腦後。而且還在不斷捨棄文化,為此我是感到十分憂心的。所以當原宿的學校找我擔任理事及開始繪畫創作一事,其實都是源於自己看清了與其期待別人創造新文化,倒不如先由自己來當創造者的角色的這個道理。原來我也是個大人了呢(笑聲),已經不能再期待有誰人會來代替自己做事了,所以才要更加珍惜靠自己雙手創新,成就了現時由自己主動踏出一步嘗試各種事物的狀況。

雖然我一路以來都在做色情相關的事,但其實都只是為了表達我對大街小巷泛濫的色情觀的否定。我並不特別對風俗行業感興趣,要是真的有興趣的話早就到街上向女生搭訕了。

當知道有人理解我所做的一舉一動,又或是看到有人將他的感想寫成文章的話,都會令我一陣感動,「哇!有人是真的了解我的」,會覺得一直堅持走來真是太好了。我是以女性主義在跟女生們合作的,但這又跟既定的女性主義完全不同。當我對外說我有在拍女性的裸體時,別人自然就只會針著這個部分,再隨著自己的思路大做文章,使得外面的人都會覺得「果然米原先生還是愛風俗吧!」,但我想說的是,我並不特別對風俗感興趣。要是真的有興趣的話,早就到街上向女生搭訕了。在我看來,只要缺少一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性,無論做如何下流好色的事情,都不會算是色情。

雖然我一路以來做了很多色情相關的事,但其實都只是為了表達我泛濫於大街小巷的那種「金錢比人與人的關係性更重要」的色情觀的否定。雖然如此,大部分人只要一看見女生露出胸部,就會把我所做的事錯誤理解成我所否定的理念。以前我會覺得不需要理會這幫人,但直至最近我才意識到跟他們傳達「我的色情就是這麼回事」是非常重要的一回事,所以能夠接受這樣的專訪,我是非常感激的。

不要只顧著要增加Instagram的Follower數目。我就是要向世人證明,大叔也能用這種速度感做事。

在這個照片泛濫的Instagram世代中,技術上來說,連Photoshop也不用,用一個手機程式就能簡單超越上世代的人埋頭苦幹把自己關在暗室內晒底片的舉動。現時的年輕人,都已經不覺得照片是要付錢購買、又或是甚麼特別的事物了。比起一張照片的好與壞、拍攝技巧的高與低,更重要的是誰是相中人跟在哪裡拍。雖然專業的攝影師一看就能看出哪張圖片用了程式修圖,但換作是素人就未必能看得出來。這種情況常常都會提醒我以照片集成作品的工序是十分煩人的,尤其像我這種把照片的素人性當作是賣點的人(笑聲)。同時,我又會想到底為了推銷我的作品,我到底還有甚麼工夫可以做。在自己的照片上繪圖,就是這個時候想到的點子。我覺得所謂的創意,就是要創造新事物,而在我日常生活中,創新就是作為一名編輯處理各種照片。以前我覺得畫畫這種事交由年輕人做不就好了,所以從沒有要畫畫的打算,現在卻會想要向外界證明自己的這種想法。「不要只顧著要增加Followers數目,反而是應該將平台上分享自己創作的東西」,要是能夠推廣這樣的想法就好了。雖然說這番話的是個42歲才開始拍攝、57歲才開始畫畫的大叔(笑聲)。我就是要向世人證明,大叔也能用這種速度感拍照跟畫畫。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