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YASUMASA YONEHARA

YASUMASA YONEHARA

June 3, 2017

我是從一開始就知道,只要任由這兩個詞語自然而然發揚開去,就絕對會流行起來。我啊,來到東京後會想東想西,把自己調節成真正的東京人,其實是很擅長靈通的哦。

在《smart girls》上連載的「隨處都要SNAP」後來作為一本用拍立得拍成的寫真集推出了市面。因為銷量很好造成很大的話題,後來還有人邀請我不如辦個展覽。不過我就覺得用普通的拍立得照片辦展覽不太有趣,於是就將稍微改變一下排列方式,把照片排列得像個拼圖般,對方覺得這樣裝飾挺不錯的就決定要辦展覽了。需知道我是42歲才真正投身攝影師行列的哦(笑聲)。在那之前只不過是個編輯,雖然我現時仍是把這份職業當作是編輯工作的延伸呢。「自拍」呀「鬼臉」都是《egg》的時候就有在做的題材。與其說「拍張自己的照片-」、「搞鬼的表情-」,倒不如由我自創幾個更方便女高中生使用的詞語,才有了「自拍」跟「鬼臉」的出現。在落筆的階段,我就已經認為是一定會流行起來的哦。後來為了向別人炫耀我是發起人,於是就像在搜查犯人罪證似的,四出探訪查探到底這個時期有沒有人在用這兩個詞語呢(笑聲)。我是從一開始就知道,只要任由這兩個詞語自然而然發揚開去,就絕對會流行起來。我啊,來到東京後會想東想西,把自己調節成真正的東京人,其實是很擅長靈通的哦。我經常都會當自己是一名17歲女生,其實就是要站在同一世代的角度出發,思考怎樣才是同輩覺得夠酷的事。不是要回想自己17歲之時哦,而是57歲的我要以當今17歲的年輕人的思考方式出發才行。

即使裏原宿把美國文化發揚光大,同時間也需有「編輯力」在背後發揮所能大力支持。這種高度的編輯能力,正正就是日本的厲害之處。

90年代的裏原宿是個非常美好的年代。雖然我跟裏原宿的女生感情都很要好,但就是沒有看中當中的女生,所以就沒有將之發展至工作層面上。Dice&Dice當初找來FUTURA合作的時候,我就已經跟他當了好朋友,他還特地為我一個人畫了個帶小雞雞的宇宙人送給我呢。那時候我還試過把FUTURA帶去小辣妹的派對(笑聲)。我倆盡是在做些奇怪事。有外國人來的時候就更想帶他們看看最真實的日本,帶他們去一些大概只有喜愛打扮的日本人才會去的地方,就連當時外國人會被不平等對待的卡拉OK也有經常帶他們去呢。

即使裏原宿把美國文化發揚光大,同時間也需有「編輯力」背後發揮所能大力支持。為迎合自己的定位而縮小規模、或是選用更優質的素材追求更好的結果等等,這種高度的編輯能力,正正就是日本的厲害之處。我經常都會跟人討論亞洲與日本的差異,結論就是中國、韓國或其他國家雖然都會做相當類近原作的複製品,但就永遠無法超越原著。相反日本,雖然一開始也會複製,但就會在不知不覺間超越單純複製,甚至做出一些遠比超越複製更厲害的成果。我認為這就是日本人的才能。就像那個年代的裏原宿引入的HIP HOP或滑板等多種文化,最終不都演變成比原有文化更進步嗎?。接納全盤事物並將之全部優化,果然是作為佛教國家的日本的特色啊。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