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YASUMASA YONEHARA

YASUMASA YONEHARA

June 3, 2017

由那個時候開始,《寶島》就變成了一本情報誌。情況就是雜誌界不斷去掉文化色彩、只投放情報資訊,但這並不是我們所認識的《smart》。它跟《LAST ORGY》是不同的哦(笑聲)。

當Million出版社邀請我出版一本關於女子高中生的書的時候,我就在想,起用在我朋友身邊被稱作「小辣妹」的一群小混混女生應該會非常有趣吧。這個構思,後來就促成了《egg》的出現。我負責女高中生的部分做了兩年,亦因為這部分受歡迎,使得雜誌可以從雙月刊改革成月刊。就在此時,出版社竟然試圖,不,應該說是決定,把我調去活版印刷那邊。就這樣,我就拿著自己的企劃方案跑到新潮社,開創了《OUT OF PHOTOGRAPHERS》。因為在《egg》那邊已經做過小辣妹作自我介紹的內容了,所以這次就想向全國征集照片,做一本更厲害的自我介紹的雜誌,就像是Instagram一樣的東西。現在回看的話根本就是Instagram吧。雜誌總共發行了13冊,由1997年至2001年的3年半期間作為季刊出版。出版後總會收到讀者寄來的大堆照片,每次應該都有大概3萬張吧。

我在《NoWoN》負責為時裝攝影師拍情色寫真之際,剛好一位叫內藤啟介的攝影師向我請求一個叫作「CHINKAME」的企劃的意見,我就順理成章地參與其中了。怎料這個企劃火速走紅,讓我意識到在時裝雜誌做些情色相關的事的話果然是會大賣,就拿著製作時尚情色雜誌的計劃書跑到寶島社去了。這份企劃,就是後來的《smart girls》,還出版了2本寫真集。但現實就是殘酷,這2本寫真集大賣之後,出版社又想把我調走了,跟我說了幾句「米原先生,差不多也是時候…」之類的說話。我當然是跟負責人大吵一場啊,那邊居然說他們不需要文化題材,只需要能貢獻銷量的情報。我一心是想要把它打造成一本有文化內容的雜誌,才會在中間加插訪問跟音樂情報嘛。他們卻要求我只需要專心做好情色的頁面就夠。而且還不只是他們一家,當時其他出版社應該也是抱著同樣想法的吧。情況就是雜誌不斷去除文化色彩,只在書中投放情報資訊。這並不是我們所認識的《smart》啊。它跟《LAST ORGY》是不同的哦(笑聲)。

在日本啊,自以為是地下卻像個大有人在嗎?這幫人最多只能稱作是表裡不一。曾經有一陣子,我還以為日本是沒有地下文化的呢。

我呢,非常喜歡「局外人」,就是那種不遵從社會框架起步的人。所以我愛的都是New York Punk、London Punk呀,又或Glam Rock之類的音樂。它們絕對不會一開始就當主流,反而是作為地下音樂,再慢慢走紅成為主流的一類。相反在日本啊,自以為是地下卻像個上班族的不是大有人在嗎?這幫人最多只能稱作是表裡不一。曾經有一陣子,我還以為日本是沒有地下文化的呢。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