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YASUMASA YONEHARA

YASUMASA YONEHARA

June 3, 2017

中国人一早已经看穿「要在世界舞台决胜负的话,就不能没有地道文化」这个道理,并且已经在这方面努力着手了。相反,日本不单早已把这种想法抛诸脑後。而且还在不断舍弃文化,为此我是感到十分忧心的。

看到现今的日本正在不断抹杀文化,我是真的有点担心今後将会变成怎样呢。中国不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把文化全都抛弃清光吗?不知道天安门事件的80丶90丶00年代出生的中国年轻一辈,在当地被称作「新人类」,就是因为他们在中国资本主义制度经济下成长,脑海中不存在共产主义的意识。当这班人思考自己到底有何不足的时候,才惊觉他们之间原来不存在着文化。而他们可以做的,就是从别的地方引入文化。「没有的话,就完整地带过来吧!」,这种想法其实是跟战後的日本一模一样的。中国人现正处於拼命研究文化的阶段,而他们现在所做的,正正就跟日本於战後,按自己的一套融汇各国文化的做法非常类近。日本人的融汇能力之高,不是优越得连意大利人都会对日本人所做的意大利料理感到喜出望外吗?所以,中国人一早已经看穿「要在世界舞台决胜负的话,就不能没有地道文化」这个道理,并且已经在这方面努力着手。相反,日本不单早已把这种想法抛诸脑後。而且还在不断舍弃文化,为此我是感到十分忧心的。所以当原宿的学校找我担任理事及开始绘画创作一事,其实都是源於自己看清了与其期待别人创造新文化,倒不如先由自己来当创造者的角色的这个道理。原来我也是个大人了呢(笑声),已经不能再期待有谁人会来代替自己做事了,所以才要更加珍惜靠自己双手创新,成就了现时由自己主动踏出一步尝试各种事物的状况。

虽然我一路以来都在做色情相关的事,但其实都只是为了表达我对大街小巷泛滥的色情观的否定。我并不特别对风俗行业感兴趣,要是真的有兴趣的话早就到街上向女生搭讪了。

当知道有人理解我所做的一举一动,又或是看到有人将他的感想写成文章的话,都会令我一阵感动,「哇!有人是真的了解我的」,会觉得一直坚持走来真是太好了。我是以女性主义在跟女生们合作的,但这又跟既定的女性主义完全不同。当我对外说我有在拍女性的裸体时,别人自然就只会针着这个部分,再随着自己的思路大做文章,使得外面的人都会觉得「果然米原先生还是爱风俗吧!」,但我想说的是,我并不特别对风俗感兴趣。要是真的有兴趣的话,早就到街上向女生搭讪了。在我看来,只要缺少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性,无论做如何下流好色的事情,都不会算是色情。

虽然我一路以来做了很多色情相关的事,但其实都只是为了表达我泛滥於大街小巷的那种「金钱比人与人的关系性更重要」的色情观的否定。虽然如此,大部分人只要一看见女生露出胸部,就会把我所做的事错误理解成我所否定的理念。以前我会觉得不需要理会这帮人,但直至最近我才意识到跟他们传达「我的色情就是这麽回事」是非常重要的一回事,所以能够接受这样的专访,我是非常感激的。

不要只顾着要增加Instagram的Follower数目。我就是要向世人证明,大叔也能用这种速度感做事。

在这个照片泛滥的Instagram世代中,技术上来说,连Photoshop也不用,用一个手机程式就能简单超越上世代的人埋头苦干把自己关在暗室内晒底片的举动。现时的年轻人,都已经不觉得照片是要付钱购买丶又或是甚麽特别的事物了。比起一张照片的好与坏丶拍摄技巧的高与低,更重要的是谁是相中人跟在哪里拍。虽然专业的摄影师一看就能看出哪张图片用了程式修图,但换作是素人就未必能看得出来。这种情况常常都会提醒我以照片集成作品的工序是十分烦人的,尤其像我这种把照片的素人性当作是卖点的人(笑声)。同时,我又会想到底为了推销我的作品,我到底还有甚麽工夫可以做。在自己的照片上绘图,就是这个时候想到的点子。我觉得所谓的创意,就是要创造新事物,而在我日常生活中,创新就是作为一名编辑处理各种照片。以前我觉得画画这种事交由年轻人做不就好了,所以从没有要画画的打算,现在却会想要向外界证明自己的这种想法。「不要只顾着要增加Followers数目,反而是应该将平台上分享自己创作的东西」,要是能够推广这样的想法就好了。虽然说这番话的是个42岁才开始拍摄丶57岁才开始画画的大叔(笑声)。我就是要向世人证明,大叔也能用这种速度感拍照跟画画。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