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YASUMASA YONEHARA

YASUMASA YONEHARA

June 3, 2017

Profile

Name:
米原康正
DOB:
1959
POB:
熊本, 日本
Occupation:
編輯 / 藝術家

於中國版Twitter 『微博 (Weibo)』上擁有超過200萬名粉絲,頭戴鴨舌帽,手執拍立得為世上一眾潮流教主拍照的男性。旁人看他雖然如此,內裡的他其實是個編輯。對主流抱著不屑的態度的同時,又不忘骨子裡那份熱愛Indie的靈魂。這個巧妙地編輯著當下世代的男人眼內凝視著的,是對文化的愛,對日本的愛。

我是曾經想過大學畢業後就認真找份工作的。親戚跟家人身邊盡是教師跟公務員,所以我從小開始就像被父母咀咒似的,不斷督促我要找份像公務員或醫生般收入穩定的工作。

來東京之前,我是熊本某家專修學校的學生。那時候的我跟住在附近的姨姨的關係就像婚外情似的(笑聲)。有一次她看到我在避雨,就走過來跟我聊天:「咦?你是那家補習班的學生吧?」「不如喝杯茶再走吧?」。沒想到喝過幾次後,某天就跟她發生了如通俗劇般的情節(笑聲)。某天我父母突然收到那位姨姨的信說跟我聯絡不上,才令整件事情曝光。那段時間正好是我為了考試來到東京的日子,所以我乾脆就順勢離家出走了。我其實已經試過好幾次離家出走的了。還是唸高中的時候,會好奇如何可以手淫得更舒服。當翻查過許多書籍過後,發覺蒟蒻好像很有用,而且書上寫著加熱效果後會更好,所以我就趁著父母某天開車兜風的時候在家煮蒟蒻。心怕他倆回來後發現我煮蒟蒻後情況會很尷尬,所以我就想到把蒟蒻丟到浴缸裡加熱,心想貼近人體溫度的話應該會更舒服吧(笑聲)。煮好後父母就剛好回來了,於是我就立馬把蒟蒻往窗外丟(笑聲)。想不到父親走進浴室後就發現一陣蒟蒻的氣味,結果我當天就離家出走了(笑聲)。整個計劃根本完全被老爸識破(笑聲)。

在我上大學的時候,澀谷中心街的後方有間名叫「Nylon 100%」的New Wave風格Cafe,是個音樂家跟畫家等人會聚集的地方。雖然在那兒一邊打工一邊過學生生活,不覺心底裡還是覺得大學畢業後是會認真找份工作的。果然鄉下的少年還是本性難移,由於親戚跟家人周邊的人都在當老師公務員的關係,我從小就不斷被父母像咀咒似的,被嘮叨我要找份如公務員或醫生般穩定的工作。所以我雖然很嚮往跟咖啡廳內的眾人一起做些有趣事,但腦裡卻一直想著就職的事埋頭打工,終究還是沒能成事。

當時骨子裡還是對於做雜誌有份執著。雖然有著很強烈的昭和感,但只要是偏離這份執著的企劃,無論給我多少錢我都會拒諸門外,是本很有性格的雜誌。我就是那時候才體會到,昭和年代的製作雜誌方式相當重要,一本雜誌本來就應該是要如此誕生的。

大上大學期間,我在一本叫《週刊明星》的藝能雜誌的公司打工。上班日子夠多的話每月能賺大概30萬日圓哦,而且每年還會有2次花紅,每次更相當於一個半月薪水,算是非常可觀的數字。加上本身家裡有在給我寄生活費,房子租金又是父母付的,所以會有種「嗯?即使不就職也完全可以靠打工過活啊」的感覺。不過同時又會覺得。一旦脫離學生這個身份後,不好好確立一下像作家這種專業的身份定位是不行的。那時有本叫『GALS Life』,就是那本後來像『egg』般在國會引起關注的問題雜誌。書中不但結集了當時身穿潮流最尖端服飾的不良女生,而且照片都是交由一大幫攝影師拍的。而我,就是在當中負責整理資料,被迫專門做一些「13歲賣淫少女」呀、「女高中生的正確吸食大麻方法」(笑聲)之類的專題。但之後這本雜誌就因為在國會鬧出問題而停刊了(笑聲)。說的也是嘛,一本雜誌居然在拍「大麻是要這樣吸食的!」這種照片哦(笑聲)。不過它真的是本既時髦又厲害的雜誌啊。

當時又有本叫《年輕女生》,後來改名為《VIVI》的雜誌。我就是在那邊開始當藝人訪問的。雖然現在的編輯都沒甚影響力,但那個時代卻仍是處處名物編輯的年代哦,當時的編輯是地位高強得可以經常跟營業員鬧個面紅耳赤的哦,好像他們連推銷的工作都要兼顧及似的,現在看來相當不可思議吧?當時的我,骨子裡還是很對於製作雜誌有份執著。雖然有著很強烈的昭和感,但只要是偏離這份執著的企劃,無論給我多少錢我都會一一拒諸門外,是本很有性格的雜誌。不像現時的雜誌為了銷量,隨隨便便就爽快把內容做好,弄得全部頁面都變得千篇一律。我是那時候在名物編輯身旁工作過才體會到,這套昭和年代的製作雜誌方式相當重要,一本雜誌本來就應該是要如此誕生的。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