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DJ KRUSH

DJ KRUSH

October 23, 2017

曾經在原宿步行者天堂的街頭升起的熊熊烽火,成了在這個衆多藝術家被卷入其中的世界中大發異彩的嘻哈音樂人的標志。但是DJ KRUSH內心深處裏的反叛精神並沒有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改變,對于音樂的熱情也沒有衰退。在日本稱得上享譽世界的DJ,除了他就談不上其他人了。解讀這位聲音的創造者是如何一步步地走向表演的過程,毫無疑問是對今後將要在享受音樂並且靠其生活下去的人們所能提供的無與倫比的贈禮。

因爲沒有錢,所以有了這些奇思妙想。很開心哦,因爲必須要讓想象力全部發揮出來,所以現在全都擺在桌子上哦!Hip Hop也是如此,既然買不起節奏器,那麽我就想著用家裏有都麥克風來表現一下如何呢。

小的時候,我們一家四口住在廁所是公用的,一間屋只有六帖(約十平米)的狹窄公寓裏。就在這樣小的屋子裏,我爸硬是塞進了一個TRIO(註釈)*4頻道SQ的巨大無比的,很有昭和時代家具風格的音箱進來,讓我聽煙花的聲音。“快坐到中間來聽聽看!怎麽樣!?是不是好像就在頭上方響著啊!”(笑聲)有時候也聽*JB,*SANTANA,*Miles什麽的。我爸很喜歡音樂。

那個時候窮得連玩具模型都買不起。同學裏有比較有錢的孩子買了,我就從他那裏要。我要過來那個孩子做完的船呀,車呀,多余出來的塑料框架和部件,自己將那些零碎的部件接在一起做機器人什麽的。我就是這麽做的呢。現在想來,結果那就和嘻哈樂一樣,以樣品將從各種地方拿來的音源組合在一起做出一個作品。

我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加入了鼓樂隊,在剛剛知道事的時候就在搖滾樂隊擔當了鼓手。我們聚在朋友家,把擋雨蓬一蓋就在那裏練習。貝斯和弦樂器可以插進變音音箱將聲音放小,但是鼓可怎麽辦呢?那個孩子家挺有錢,于是我們大家跑到他家廚房去吃了見都沒有見過的外國買的購罐裝餅幹,把那個罐子的蓋子排列起來做成鼓。只有鼓的腳踏和鼓槌是從學校借來的呢。(笑聲)就這樣打《*Smoke on the Water》。因爲沒有錢,所以有了這些奇思妙想。很開心哦,因爲必須要讓想象力全部發揮出來,所以現在全都擺在桌子上哦!Hip Hop也是如此,既然買不起節奏器,那麽我就想著用家裏有都麥克風來表現一下如何呢。

當時,隔壁住的不良大哥們聽著黑人音樂的黑膠唱片。我既喜歡搖滾又喜歡朋克,聽那個的時候感到旋律很是不同。無法言語的沖擊。從那時起我就對黑人音樂有了興趣,開始收集唱片。那種音樂很能讓我燃起來。當時有聽諸如*The Commodoores、*Stevie WonderStevie Wonder、*Kool & the Gang那種很懷舊的音樂。因此當時我是實時地,聽了那些後來成爲嘻哈樂素材的音樂。現在我還存有那個時期的7英寸的日本盤。爲什麽同樣是16拍,架子鼓帶給人的亢奮感覺卻如此不同呢?當時對此我特別有興趣。所以*S.O.S. Band來的話我就去看,也經常去看過去的驟停打擊樂風(Funk)的樂隊和黑人音樂的演奏。曾經我經常去MUGEN(註釈)哦。開演唱會的時候裏面就會像吊車一樣升起一個圓的格子。演奏結束了格子就一下子降落到舞台中央來。人能很穩地坐在裏面,很可愛的。(笑聲)那裏面像是閃著黑色的光,氛圍很詭異。視覺上首先就很有沖擊力,然後裏面又發出驟停打擊樂(Funk)那沈重的鼓點聲。太震撼了。現在已經沒有那樣的地方了呢。

比起在潔白的桌布上用刀叉進食,我從下水道井蓋裏向上窺視世界的時候,才能夠更好地觀察到這個世界。直到現在我依舊很重視這種街頭的感覺。

觀看《*Wild Style》的時候,真的是受到了震撼。毫無束縛地感受了一把《Wild Style》的街頭音樂風。使用擁有的東西去表演,這種破破爛爛的感覺完全吸引住了我,所以我就去了。用兩台轉盤機,這主意也很了不起啊,一般沒有人想得到去用兩台吧!?(笑聲)對于那個時代,他們有很多想訴說的事。那是他們在以麥克風代替槍,進行著鬥爭的訊息。在塗鴉上,大家都使用著同樣都噴漆罐,但是卻畫出完全不同的樣式。表現事物的想象力,那可是無邊無際自由自在的。年輕的時候充滿力量但是很迷茫,不知道該朝哪個方向走。但是觀看他們表演的時候,確實讓我思考了今後要如何生活。雖然和時代也有關系,不過因爲那部電影,我一下子看到了今後自己想做的事情。

若幹年後我見到了*Lee Quiñones本人,告訴他“看了你們的電影我開始了Hip Hop”。並且還和*Futura一起工作過。可以說的他們的共通點是,都是只有在自己面前才展示的獨特個性。當然還有很多很多其他的優秀的藝術家,不過大家都是活躍在街頭的。在街頭跳舞,塗鴉,走出街頭發出聲音,爭著說唱用饒舌說出自己想說的話。曾經我一直活躍的地方也是街頭,在街頭給女孩子搭讪,不是在高級的酒店而是在酒店成長起來。在街頭矗立的破爛吊燈前喝酒,街頭那破碎的玻璃,蟑螂的屍體,那樣更加地符合我。比起在潔白的桌布上用刀叉進食,我從下水道井蓋裏向上窺視世界的時候,才能夠更好地觀察到這個世界。直到現在我依舊很重視這種街頭的感覺。因此《Wild Style》是真的非常具有決定性。他們做的表演,是使用那些金錢買不到的東西所表現出來的。說到底,影像連同音樂,是《Wild Style》給我指明了這條道路。

第一次在觀衆前表演是在原宿的步行者天堂,同*MURO也是在原宿相遇。那個時候是*竹之子一族,Break dancer,*沖田浩之,搖滾歌手的全盛時代。之後,club D之類的Hip Hop也流行起來,DJ比賽也在各種地方開始了。我因爲想要獎金和商品,經常是瘋狂地參加。(笑聲)從來都在第一第二名哦。作爲*Scha Dara Parr,*ECD,*Rhymester前身的Galaxy也有參加。我在第二屆大會上獲得了冠軍,那之後就開始在流連在夜店表演。于是,*KRS-One呀,*Dream Warriors來參加日本的Tower records的時候我在前排表演之後,他們就過來問我“在六本木新的夜店Droopy Drawers開張的話,KRUSH要不要來”。那個時候,還和*DJ HONDA一起表演來著。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