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JOICHIRO TATSUYOSHI

JOICHIRO TATSUYOSHI

July 26, 2018

Profile

Name:
辰吉丈一郎
DOB:
1970
POB:
岡山縣, 日本
Occupation:
拳擊家

87年10月,全日本職業選手賽最輕量級冠軍
90年9月,日本最輕量級職業賽第四回合奪得拳王王位,達到日本最快記錄(與歷史記錄持平)
91年9月,WBC世界最輕量級第八站奪得拳王王位(當時日本最快記錄)
92年9月,WBC世界最輕量級王位爭霸賽,未能獲得王位
93年7月,WBC暫定王位爭霸賽,奪得拳王王位。同年,由於視網膜剝離失去拳王王位。
94年12月,WBC世界最輕量級王位爭霸賽,未能獲得王位
96年3月,WBC世界最輕量級王位爭霸賽,失利
97年4月,WBC世界最輕量級王位爭霸賽,失利
97年11月,WBC世界最輕量級王位爭霸賽,奪得拳王王位
98年12月,WBC世界最搶糧級王位爭霸賽,未能獲得王位

2008年國內的資格失效。08,09年在泰國參加了兩場比賽(1勝1敗)。
職業戰績為20勝(14KO)7敗1平。

*辰吉的“吉”字上面的字下面那壹橫比較長,丈壹郎的“丈”的字的右上有壹點“,”為其正式的表記方式。

沒有那位拳擊手像辰吉丈壹郎那般超越了拳擊界,受到人們愛戴,讓人為之狂熱。經歷了讓人受傷沈落的失敗也好,從跌倒的地方爬起來,人就變得更加強大。我們都想要成為那不懼怕那名為人生的兇猛波浪,在自己相信的道路上走下去的人。“我們的Joe”如今依舊繼續戰鬥著,那麽我們也要努力下去。

我是安穩不下來的,別人看也不看的地方我就來興致了。十個人有十種樣子,沒有辦法比較的。就像我無法理解別人壹樣,別人也無法懂得我的價值觀。

我的出生地岡山縣兒島曾是出產牛仔,學生服布料的地方。如今因為瀨戶大橋的影響潮水的流向發生了改變漁業也受到了影響。我家附近曾經漁業興隆,如今漁夫少了很多,曾經去捉鹿角蟲和甲殼蟲的山也變了形狀。三十年過去了,但當時的情景還很鮮明地留在記憶裏,所以看到變化如此大真的很震驚啊。辰吉祖先的墓地還在,我爸爸的墓地也在岡山,所以壹年肯定要回去兩次。本來打算將來回到岡山現在想回也回不去了。不過岡山真是壹個好地方呀。Rumi(=妻子 辰吉Rumi)和孩子們也很喜歡。雖然父母家已經沒有了,不過很懷念岡山的城市風情。

我出生於1970年嬰兒潮快要結束的時候,那個時候孩子很多。人口壹多不就會有各種各樣的人的存在嗎?這樣壹來不就會有各種奇怪的人嗎,我就是其中壹員(笑聲)。有那種很偏向某壹方向的類型,就有那種很全面發展的人。也有壹點點發揮出來的人。總之是有各種各樣的人呢。大概小學的時候我就漸漸知道自己不是壹般人了,我是安穩不下來的,別人看也不看的地方我就來興致了。十個人有十種樣子,沒有辦法比較的。就像我無法理解別人壹樣,別人也無法懂得我的價值觀。

大多數父母在孩子說“我要去池塘裏遊泳”的時候,都會說“太危險了別去了”。丈一郎的爸爸,粂治的教育卻有所不同。他會說“掉下去了就使勁遊”。當5歲的丈一郎為了不再受欺負而毆打別人時,他也會告訴兒子“妳沒有錯,壹定要相信自己”。他的教誨並不是讓人不顧後果地去用力量讓別人疼痛,而是有壹種支撐著自己的信念在裏面。辰吉家的人,壹旦決定的事情就不再反悔。但是,在各種深思熟慮立下決定之前是怎樣苦惱著的呢。磨煉這種意誌不正是粂治教育的根本嗎。

這對於5歲的孩子來說真是勇氣可嘉了,不過我壹直在想自己為什麽會被這種家夥欺負。

我曾是個被人欺負的孩子。壹直被欺淩到了5歲。不過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他們就光會踢了,孩子的話還不會用拳頭打,大多就是抓住拽過來就是壹頓踢。我家裏有沙袋,練習了拳擊,有壹天,我試著用拳頭擊打壹直以來欺負我的家夥。接下來他就只顧得上踢了上半身不就空出來了嘛,或者說踢的人只看著自己踢的地方。因為他只看著自己的腳,沒有任何防禦乃至抵抗,那麽我就壹陣漂亮的正中目標的連擊呀(笑聲)。這對於5歲的孩子來說真是勇氣可嘉了,不過我壹直在想自己為什麽會被這種家夥欺負。進入小學,那裏還是有些小霸王的存在。理所當然也會打架。很快我就成了學校的麻煩人物,有些呆不下去了(笑聲)。不過我呢,從小學壹年級到中學三年這義務教育的九年時間裏,壹天也沒有休息過呢。到了中學,有時會有遲到啊,有被趕回家的時候,這就沒辦法了。不過我在學校裏呆了九年。於是說是喜歡學校,不如說是辰吉型的性格。義務教育是國家賦予我們的權利,必須要去。就因為這樣所以壹直上了下來。

從小學到初中壹路打架過來的丈一郎。他的名字,不僅僅在兒島,甚至傳遍了倉敷各地。但是,他沒有組幫派打過壹次讓人不齒的架。富有幽默感,通情達理的丈一郎既是領袖,又是受歡迎的人。在不良少年很盛行的時候,丈一郎所在的味野中學沒有出現過欺淩的現象,壹片歡樂祥和。

當時基本上壹年裏有300天在打架呢。雖然可能有壹種取勝的感覺或者說這麽打不就贏了嘛那樣壹種預感在裏面,不過也可能我的膽量抑或說得勝技巧在壹次次的打架中被培養了出來。

我們那個時代,中學本身就是很糟糕的存在。我每天都和父親壹起練習拳擊,雖然是用自己的方式在練習。當時基本上壹年裏有300天在打架呢。就這中學還算是少了,小學的時候更是殘酷啊。雖然可能有壹種取勝的感覺或者說這麽打不就贏了嘛那樣壹種預感在裏面,不過也可能我的膽量抑或說得勝技巧在壹次次的打架中被培養了出來。我就是這種學生,因此依田老師(中學時的班主任,依田進吾)也經常來我家做家庭訪問。壹般的話就是打個電話來通知壹下“想談談您孩子的事兒”不就行了嘛。但是我家沒有電話,反而老師不得不為了通知要家庭訪問而專門跑過來壹趟。超級古樸(笑聲)。不管老師來還是不來,到了時間我絕對會去練習的。老師當時看到我練習的樣子大概會有些驚訝吧“喲,這家夥(還挺認真的嘛)”。談到將來中學該怎麽辦的時候,就說到了拳擊。模糊中我也想過去做個拳擊手,就這樣(在老師的提示下)這個目標清晰了起來。有的時候也很累,打不起精神來,不過到了晚上九點壹定會去練習。因此雖然沒有刷牙或者早起洗臉的習慣,但是不練拳擊晚上就無法入睡去迎接第二天的到來。真的已經成了壹種習慣。就跟吃飯壹樣。就好像吃上白飯就想來壹碗味增湯壹樣(笑聲)。到了時間就想去練習。

壹個人的目標會時刻決定壹個人的所在吧。不過基本沒有人能夠直達終點吧。我倒也覺得經歷了艱難曲折後的所獲所得是壹種體驗,覺得很有樂趣的。硬是要回避這壹過程的話,就會去找借口,不得不去面對每個人內心角落裏都存有的齷齪的那部分了。

我有相當多的昭和時期的漫畫。我記得當時因為我家沒有電視。大多數是關於意誌力的。從*《明日之丈》開始,*《小神拳》,*《男組》,*《空手傻瓜壹代》我全都有。那個時候的人們不知道為什麽大多讀這些漫畫呢。Yankee的話大都會去讀《男組》呢。有很多*梶原壹騎,*宮本Hiro誌的作品,說到底都是關於意誌力那類的作品。我對在歷史上留名的人物很喜歡,或是說感興趣。喜歡*阪本龍馬,他作為開拓者開辟了很多至今仍舊存在的政治以及現在的社會制度,並且他不是那種都市出身,從壹個小地方起步能做到這種程度。真的太厲害了。他真是有著打動人的力量。他不就是在這樣的不可能中努力著,拼命著工作思考著嗎。

從前的話,壹說起*宮本武藏就會有種等同於二刀流的感覺,其實他好像只不過只用過壹兩回二刀流。很偶然的情況下在嚴流島和小次郎對決時用了二刀流,到那壹步為之應是經歷了各種艱難曲折。誰也沒有親歷過那個時代所以很難說清真相。不過我喜歡宮本武藏。看了關於他的小說,以及相關的電視節目,覺得如果能像他那樣生活的話就太酷了。他理應也是在夢想驅使之下吧。壹個人的目標會時刻決定壹個人的所在吧。不過基本沒有人能夠直達終點吧。我倒也覺得經歷了艱難曲折後的所獲所得是壹種體驗,覺得很有樂趣的。硬是要回避這壹過程的話,就會去找借口,不得不去面對每個人內心角落裏都存有的齷齪的那部分了。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