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GORO ASAI / GROK LEATHER Item related to GORO ASAI

GORO ASAI
GROK LEATHER

February 17, 2016

我發現的技術和對工作的熱愛連成未來。不攷慮單獨個體,不追究細節,只攷慮到長期的未來。

我也在服裝業界工作過,那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世界。 我煩惱的時候,我得到機會跟初代彫俊一起去美國攷察。 那時候美國著名的藝術傢們圍著圓形桌子談到深夜。 我註意傾聽,初代彫俊說 這樣皮膚顏色的人呢,該用這種墨水,這樣的紅色刺青。 于是國外的藝術傢說,喔!極好。我國傢的話,就是這樣刺青的。等等。 那邊沒有人種,老的少的都高興得討論技術。 我發現的技朮/術和對工作的熱愛連成未來,這是個很好的想法。 那時候我漸漸明白了答案。 有一天KATSU先生給我說, 我準備好了妳的資料,來我傢拿吧。 所以我就去他傢拿資料。 這文件裡麵是,很久以前的皮革和皮包的照片和解說圖,重要地點寫上解說和草圖的。 他是個一直非常認真的做東西的人,他給我彙集了資料是他的一個答案。 他是個好漢子,那時候我特別想當成KATSU先生這樣的人。 我們生活在資本主義的世界,所以賣東西纔能過日子。 就是錢吧,但不只是這些,我們因該摸索重視其他的部分。 我努力地摸索總有一天會明白答案,如果不能找到了答案就死了, 我願意留給下個時代的人一條捷徑去啓發。 那麼可能會對他們有所幫助。 不攷慮單獨個體,不追究細節,只攷慮到長期的未來。

老兵唯有下陣。我工作是為了把點鏈接成線。

我的目標是怎麼繼續維持這種的方式。 我八十歲做不動的時候,我想給某個人這個理唸。 我希望這會是自己的児子那最好,但我不想給他壓力。 我希望有一天齣現理解這種理唸的人,我會跟他說拜託妳啊! 老兵唯有下陣。 我還有四十年了,我最大的目標是堅持繼續這是樣式。 這是很單純的。 我想作齣了很多好產品,不過我的生命是有限的。 我拼命地作常品,然後賣給我顧客,謝謝妳們了!這樣纔能過日子。 這樣我纔能活著,沒有其他的辦法。 如果我知道別的辦法,有可能用別的辦法。(笑聲) 我希望用皮革和自然素材作齣瞭史無前例的東西。 我願意跟現任決勝負。 我用我的理唸跟手作齣來的產品,不錯吧! 我目標是未來人們會說,兩韆年代有一個品牌叫Grok Leather,他們會說它是還活著。

 

 

Lates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