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JOICHIRO TATSUYOSHI

JOICHIRO TATSUYOSHI

July 26, 2018

Profile

Name:
辰吉丈一郎
DOB:
1970
POB:
冈山县, 日本
Occupation:
拳击家

87年10月,全日本职业选手赛最轻量级冠军
90年9月,日本最轻量级职业赛第四回合夺得拳王王位,达到日本最快记录(与历史记录持平)
91年9月,WBC世界最轻量级第八站夺得拳王王位(当时日本最快记录)
92年9月,WBC世界最轻量级王位争霸赛,未能获得王位
93年7月,WBC暂定王位争霸赛,夺得拳王王位。同年,由于视网膜剥离失去拳王王位。
94年12月,WBC世界最轻量级王位争霸赛,未能获得王位
96年3月,WBC世界最轻量级王位争霸赛,失利
97年4月,WBC世界最轻量级王位争霸赛,失利
97年11月,WBC世界最轻量级王位争霸赛,夺得拳王王位
98年12月,WBC世界最抢粮级王位争霸赛,未能获得王位

2008年国内的资格失效。08,09年在泰国参加了两场比赛(1胜1败)。
职业战绩为20胜(14KO)7败1平。

*辰吉的“吉”字上面的字下面那一横比较长,丈一郎的“丈”的字的右上有一点“丶”为其正式的表记方式。

没有那位拳击手像辰吉丈一郎那般超越了拳击界,受到人们爱戴,让人为之狂热。经历了让人受伤沉落的失败也好,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人就变得更加强大。我们都想要成为那不惧怕那名为人生的凶猛波浪,在自己相信的道路上走下去的人。“我们的Joe”如今依旧继续战斗着,那么我们也要努力下去。

我是安稳不下来的,别人看也不看的地方我就来兴致了。十个人有十种样子,没有办法比较的。就像我无法理解别人一样,别人也无法懂得我的价值观。

我的出生地冈山县儿岛曾是出产牛仔,学生服布料的地方。如今因为濑户大桥的影响潮水的流向发生了改变渔业也受到了影响。我家附近曾经渔业兴隆,如今渔夫少了很多,曾经去捉鹿角虫和甲壳虫的山也变了形状。三十年过去了,但当时的情景还很鲜明地留在记忆里,所以看到变化如此大真的很震惊啊。辰吉祖先的墓地还在,我爸爸的墓地也在冈山,所以一年肯定要回去两次。本来打算将来回到冈山现在想回也回不去了。不过冈山真是一个好地方呀。Rumi(=妻子 辰吉Rumi)和孩子们也很喜欢。虽然父母家已经没有了,不过很怀念冈山的城市风情。

我出生于1970年婴儿潮快要结束的时候,那个时候孩子很多。人口一多不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人的存在吗?这样一来不就会有各种奇怪的人吗,我就是其中一员(笑声)。有那种很偏向某一方向的类型,就有那种很全面发展的人。也有一点点发挥出来的人。总之是有各种各样的人呢。大概小学的时候我就渐渐知道自己不是一般人了,我是安稳不下来的,别人看也不看的地方我就来兴致了。十个人有十种样子,没有办法比较的。就像我无法理解别人一样,别人也无法懂得我的价值观。

大多数父母在孩子说“我要去池塘里游泳”的时候,都会说“太危险了别去了”。丈一郎的爸爸,粂治的教育却有所不同。他会说“掉下去了就使劲游”。当5岁的丈一郎为了不再受欺负而殴打别人时,他也会告诉儿子“你没有错,一定要相信自己”。他的教诲并不是让人不顾后果地去用力量让别人疼痛,而是有一种支撑着自己的信念在里面。辰吉家的人,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再反悔。但是,在各种深思熟虑立下决定之前是怎样苦恼着的呢。磨炼这种意志不正是粂治教育的根本吗。

这对于5岁的孩子来说真是勇气可嘉了,不过我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被这种家伙欺负。

我曾是个被人欺负的孩子。一直被欺凌到了5岁。不过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他们就光会踢了,孩子的话还不会用拳头打,大多就是抓住拽过来就是一顿踢。我家里有沙袋,练习了拳击,有一天,我试着用拳头击打一直以来欺负我的家伙。接下来他就只顾得上踢了上半身不就空出来了嘛,或者说踢的人只看着自己踢的地方。因为他只看着自己的脚,没有任何防御乃至抵抗,那么我就一阵漂亮的正中目标的连击呀(笑声)。这对于5岁的孩子来说真是勇气可嘉了,不过我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被这种家伙欺负。进入小学,那里还是有些小霸王的存在。理所当然也会打架。很快我就成了学校的麻烦人物,有些呆不下去了(笑声)。不过我呢,从小学一年级到中学三年这义务教育的九年时间里,一天也没有休息过呢。到了中学,有时会有迟到啊,有被赶回家的时候,这就没办法了。不过我在学校里呆了九年。于是说是喜欢学校,不如说是辰吉型的性格。义务教育是国家赋予我们的权利,必须要去。就因为这样所以一直上了下来。

从小学到初中一路打架过来的丈一郎。他的名字,不仅仅在儿岛,甚至传遍了仓敷各地。但是,他没有组帮派打过一次让人不齿的架。富有幽默感,通情达理的丈一郎既是领袖,又是受欢迎的人。在不良少年很盛行的时候,丈一郎所在的味野中学没有出现过欺凌的现象,一片欢乐祥和。

当时基本上一年里有300天在打架呢。虽然可能有一种取胜的感觉或者说这么打不就赢了嘛那样一种预感在里面,不过也可能我的胆量抑或说得胜技巧在一次次的打架中被培养了出来。

我们那个时代,中学本身就是很糟糕的存在。我每天都和父亲一起练习拳击,虽然是用自己的方式在练习。当时基本上一年里有300天在打架呢。就这中学还算是少了,小学的时候更是残酷啊。虽然可能有一种取胜的感觉或者说这么打不就赢了嘛那样一种预感在里面,不过也可能我的胆量抑或说得胜技巧在一次次的打架中被培养了出来。我就是这种学生,因此依田老师(中学时的班主任,依田进吾)也经常来我家做家庭访问。一般的话就是打个电话来通知一下“想谈谈您孩子的事儿”不就行了嘛。但是我家没有电话,反而老师不得不为了通知要家庭访问而专门跑过来一趟。超级古朴(笑声)。不管老师来还是不来,到了时间我绝对会去练习的。老师当时看到我练习的样子大概会有些惊讶吧“哟,这家伙(还挺认真的嘛)”。谈到将来中学该怎么办的时候,就说到了拳击。模糊中我也想过去做个拳击手,就这样(在老师的提示下)这个目标清晰了起来。有的时候也很累,打不起精神来,不过到了晚上九点一定会去练习。因此虽然没有刷牙或者早起洗脸的习惯,但是不练拳击晚上就无法入睡去迎接第二天的到来。真的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就跟吃饭一样。就好像吃上白饭就想来一碗味增汤一样(笑声)。到了时间就想去练习。

一个人的目标会时刻决定一个人的所在吧。不过基本没有人能够直达终点吧。我倒也觉得经历了艰难曲折后的所获所得是一种体验,觉得很有乐趣的。硬是要回避这一过程的话,就会去找借口,不得不去面对每个人内心角落里都存有的龌龊的那部分了。

我有相当多的昭和时期的漫画。我记得当时因为我家没有电视。大多数是关于意志力的。从*《明日之丈》开始,*《小神拳》,*《男组》,*《空手傻瓜一代》我全都有。那个时候的人们不知道为什么大多读这些漫画呢。Yankee的话大都会去读《男组》呢。有很多*梶原一骑,*宫本Hiro志的作品,说到底都是关于意志力那类的作品。我对在历史上留名的人物很喜欢,或是说感兴趣。喜欢*坂本龙马,他作为开拓者开辟了很多至今仍旧存在的政治以及现在的社会制度,并且他不是那种都市出身,从一个小地方起步能做到这种程度。真的太厉害了。他真是有着打动人的力量。他不就是在这样的不可能中努力着,拼命着工作思考着吗。

从前的话,一说起*宫本武藏就会有种等同于二刀流的感觉,其实他好像只不过只用过一两回二刀流。很偶然的情况下在严流岛和小次郎对决时用了二刀流,到那一步为之应是经历了各种艰难曲折。谁也没有亲历过那个时代所以很难说清真相。不过我喜欢宫本武藏。看了关于他的小说,以及相关的电视节目,觉得如果能像他那样生活的话就太酷了。他理应也是在梦想驱使之下吧。一个人的目标会时刻决定一个人的所在吧。不过基本没有人能够直达终点吧。我倒也觉得经历了艰难曲折后的所获所得是一种体验,觉得很有乐趣的。硬是要回避这一过程的话,就会去找借口,不得不去面对每个人内心角落里都存有的龌龊的那部分了。

 

Latest Issue